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13910407259(微信同号)

“眯会儿”创始人开启新项目,“酒贝乐”共享白酒靠谱吗?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1-24 15:50来源:李旭反传销团队

特别关注

自共享概念提出,共享经济就开始渗透在每一个能够涉足的行业。出行有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停车,手机没电了有共享充电宝,下雨了有共享雨伞,甚至冰箱、书店、衣服、珠宝......一夜之间所有的物品都可以拿来共享。

  然而,李旭反传销团队调查发现,随着共享平台发展起来的新型业态越来越多,一些不具有共享特性的“伪共享”产品也慢慢浮出水面。例如,“共享珠宝”需缴纳数额不菲的押金,有学者认为这种以物抵押的方式,本质上是租赁手段,“共享睡眠”则被指不过是换了“马甲”的胶囊公寓,更有甚者,有一部分不法分子,利用“共享”的名义行集资、传销之实。

近日,有网友跟李旭反传销团队反馈,在江苏地区疑似出现一家打着“共享”的名义、编造高额回报的幌子,诱惑用户发展下线的“共享白酒”骗局。李旭反传销团队小编对共享白酒项目进行了调查。李旭认为,白酒是一次性消费的商品,不可能由众多的消费者共同享用,白酒市场的鱼龙混杂会造成不规范甚至让违法行为有机可乘。

核心团队的“背景”

  网友发来的信息显示,这个名为“酒贝乐”的共享白酒新零售项目,是由上海酒贝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推出。官方介绍,这是将互联网、云计算与线下白酒零售相结合,主打产品是“酒贝乐自助售酒机”。

  酒贝乐项目介绍的PPT中展示了该项目的核心团队,有联合创始人闫立国、创始人及董事长肖建、CTO秦小庆。

  闫立国,互联网连续创业者、原上海诺亚方舟旗下诺迪公司运营总经理、共享按摩椅开创者。据知情人士透露,闫立国于2018年搞了一个叫“眯会儿”共享按摩垫的项目,这个项目是由上海爽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爽酷公司)运营的。而秦小庆则是爽酷公司的CTO。 

  据相关资料显示,“眯会儿”按摩垫项目于2018年3月4日正式启动。到了2019年3月22日,账号主体为爽酷公司的微信公众号“眯会儿”就停止更新,小编点击官方商城、个人中心、管理中心等均已打不开。

  不仅如此,李旭反传销团队对爽酷公司进行检索发现,爽酷公司与其股东公司爽客智能设备(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爽客智能)有一起买卖合同纠纷的司法案件,并于今日(11月24)开庭。而近年来,围绕爽客智能公司所存在的各种诉讼也是屡见不鲜。

  此外,酒贝乐创始人及董事长肖建,官方宣称是上海正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正投公司)董事长、天使投资人,曾多次投资无人新零售领域项目,如共享按摩垫(应该就是眯会儿),共享摇摇车等。我们在企查查搜索正投公司,其高管、股东信息中均未出现肖建的名字,正投公司官网也没有肖建的相关信息。而正投公司于2019年就被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列为历史失信被执行人名录,法人朱亚娟也被限制高消费。

△正投公司董事长为:赵文明

酒贝乐白酒的“真相”

  10月12日,伴随着官方公众号“酒贝乐”正式更新,相关软文也开始出现在各种贴吧、知乎、一些论坛之中,文章内容都大同小异。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他们开始在各地组织系统领导人以及其他人士召开项目介绍会,很有要大干一场的趋势。

  据李旭反传销团队了解,这种“共享”的模式主要是向他人推销“自助售酒机”,有了自助售酒机,白酒也必须在指定的渠道拿货。自助售酒机可以放在餐馆、酒吧、酒店等地方。只要其他人消费白酒或者购买售酒机,都会有一定的奖励。听起来,这种“共享白酒”真的是“花钱雇几个机器人,自己在家就能把钱赚了”

  这跟之前他们在“眯会儿”按摩垫的宣传有异曲同工之妙。“眯会儿”按摩垫,将按摩垫放置在出租车、网约车上,只要别人扫码使用就可以赚钱,按摩垫铺设下去,就是千千万万的司机在帮忙赚钱。

  李旭反传销团队小编以加盟的名义加了市场推广人员小任(化名)的微信。小任介绍,酒贝乐供应到市场上的酒分为两种,一种浓香型、一种酱香型。酒贝乐的白酒都是跟有名的酒厂合作生产的,纯粮食制造。小任给小编发来了两张合作酒厂的营业执照。一家名为:江苏尧帝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尧帝酒业),另一家为贵州民族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民族酒业)。

  值得注意的是,尧帝酒业自2015年开始,失信被执行人记录高达9条。限制高消费信息4条。执行标的总金额200143元,未履行总金额200143元。就是典型的“老赖”!此外还有行政处罚信息一条、股权冻结信息两条、公司设备被司法拍卖信息8条。而贵州民族酒业也曾多次因侵害商标被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李旭反传销团队还注意到,贵州民族酒业的经营范围是不包含酒类生产的,只有酒类销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超范围经营属于违法经营,是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的。

  一个老赖公司,一个只能销售不能生产、还常给自己贴贵州茅台“名牌”被告的公司,这样的酒你们敢喝吗?

  

  小任介绍,他们的白酒零售价格分别为99元和139元每斤。代理商进货的价格为20%,也就是19.8元和27.8元一斤。通过酒贝乐的自助售酒机,可以选择一两、二两、半斤或是一斤。

  

  小编扫描了宣传广告中的二维码,除了选择套餐、价格及宣传图片之外,没有对商品进行任何详细介绍,产品、生产日期、灌装日期等关键信息均为空白。

共享项目的“套路”

  小任给李旭反传销团队发来的项目介绍提到,酒贝乐的代理级别分为四级,分别为创客、代理商、经销商和公司荣誉股东。

代理制度

创客:投资9600元。

收益:1.自身酒水销售流水的20%。

2.孵化创客,设备销售流水20%,酒水销售流水5%

运营中心:投资10000元

收益:1.自身酒水销售流水的20%

2.孵化创客,设备销售流水20%,酒水销售流水5%

3.旗下所有设备5%提成

代理商:部门孵化和培养100个创客

收益:1.公司设备销售流水10%加权分配

2.公司酒水销售流水5%加权分配

经销商:部门培养符合条件的三个代理商

收益:1.公司设备销售流水10%加权分配

2.公司酒水销售流水3%加权分配

公司荣誉股东(100名):培养出三个符合条件的经销商

收益:享受公司30%的公司收益的分配权,并在公司完成资本市场运作后成为用的实名登记股东。

小任介绍,酒贝乐的推荐奖励只有一代。这相比于其他的间接的推荐奖的项目,似乎略显得不够有诱惑力,不过宣传来看,这一代的奖励便足够有吸引力。通过上面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比如说A投资9600元,A再推荐B加入,那么A可以拿到设备流水的20%,也就是1930元。此外还有酒水销售流水的5%。也就是说,A只要推荐5个人,就可以拿到9600元。

  而升级代理商的一个基本条件就是必须直推5个人。

  小任在介绍项目中反复说的一句话,“酒贝乐刚起步,比的就是谁跑得快。”而这个跑的快就是谁拉人多。酒贝乐因为推荐奖只拿一代,所以设置了其他收益奖项。

  代理商和经销商的收益主要来于公司的加权分红。酒贝乐每月会将销售流水分出两个10%,当月所有代理商按比例分总销售流水的10%,所有经销商按比例分总销售流水的10%。当达到代理商或者经销商之后,往后每个月都可以拿到相应的加权分配。

  此外,还有福利奖,根据小任发来的奖励方案介绍,第一个升级经销商的奖励奔驰C200,第一个升级荣誉股东的奖励现金200万等。

李旭认为,白酒是一次性消费的商品,用共享的名义进行销售,与共享经济的本质违背。该模式并不是共享,而是会员制购买或消费行为。而且就酒贝乐的市场推广和奖励制度的比例分成可以看出,这个项目也将趋于以拉人头为主的“类传销”活动。在这种分红模式下参与者根本不关心白酒的好坏及自助售酒机的实用性,而是将购买行为当成一种投资,其风险是显而易见的,不法分子就有可能利用消费者的这种心理,许以高额回报的诱饵,进行集资诈骗或传销等违法活动。

  共享经济是“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经济模式,本质是整合线下闲散物品等公共资源,以此增加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减少浪费。

  自2017年起,共享经济风口红利期迅速降温,行业进入洗牌阶段。资本市场开始出手谨慎,淘汰掉一大波披着共享外衣的投机项目。有专家表示,现阶段网络传销、诈骗等都可能披上“共享”名义进行。辨别‘伪共享’的关键,在于消费者要看到服务的本质,到底是积分消费,还是购物返利,抑或是分时租赁,而目前共享或分享模式多指分时租赁。

  而如果什么都往“共享经济”上蹭,这将造成虚火旺盛,过渡消费这一新型经济模式的声誉,也势必会造成市场口碑下降、鱼龙混杂,恶性竞争不断发生,与共享经济的初衷背道而驰。对于那些打擦边球、无节操的所谓“共享经济”,我们呼吁相关部门应当及时予以规范或清理。[此稿件为李旭反传销团队原创,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