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13910407259(微信同号)

警惕错加“好友” 推荐的影视投资项目:实为电影众筹杀猪盘骗局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5-12 20:28作者:文字由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整理来源:央视网《一线》

根据白银市平川区警方掌握的情况,在西安的一个写字楼里有人正在从事涉嫌违法的活动,并且人数众多,这些可疑人员组织严密,层级分明,他们以公司模式运营,公开对外展开可疑活动。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起案件?这些可疑人员被几百公里之外的平川警方纳入视线,与平川当地的一个女子的经历有关。本期节目一起进入我们关注的事件,了解它的来龙去脉。(《一线》 20210531 陌生的“好友”)

“某一天社交平台有人主动添加你,利用朋友圈伪装成成功人士,一看对方动态都是有知识,有涵养,有趣多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成功人士,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有这样一个人和你无微不至聊天,经过一段时间的聊天培养感情,这样人会向你推荐影视投资。

声称通过投资电影发财,进而拉拢其他人投钱,更有甚者提供不同造假身份证,同时坑骗数人。真正与其背后的影视公司签约后,对方不像以往那样殷勤,各种借口互相推诿,直到失去联系……”

这是白银市公安局平川分局的民警,他们即将赶赴西安执行一项任务。

根据此前的侦查,一起案件的嫌疑人落脚点在西安。

警方:

因为案情比较大,涉案价值比较多,我们当时想着先把这个公司地点找见,把这些人找见。之后看是怎么个情况。

与此同时,先期抵达西安的另一组民警也进入待命状态.

聚焦一线,直击现场。

根据白银市平川区警方掌握的情况,在西安的一个写字楼里,有人正在从事涉嫌违法的活动,并且人数众多。这些可疑人员组织严密,层级分明,他们以公司模式运营,公开对外展开可疑活动。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起案件?这些可疑人员被几百公里之外的平川警方纳入视线,与平川当地的一个女子的经历有关。一起进入今天我们关注的事件,了解它的来龙去脉。

陌生人的搭讪另有企图

貌似真诚的话术

无力辨别

深情款款的背后

又是怎样的陷阱

陌生的好友

2020年7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女人来到白银市公安局平川分局报案,称他被人骗了。这位女同志,我记得是2020年的7月15日,她到我们这个刑侦大队来报案,她说是当时呢,她投资了两部电影,投资了两部电影,整个被骗了24.2万元。

报警人性梅,61岁,家住白银市平川区。梅女士说骗她的是一个男人,他们是通过微信认识的。据梅女士回忆:

梅女士:

2019年6月份,那个男人主动加她为微信好友,他突然给我发了个信息,说的是要购买办公用品的一些资料,叫我马上送过去。然后我就说,是不是搞错了?他说没有啊。他说你不是叫什么名字吗?我说不是啊,我说你是不是弄错了。哎呀,他说那不好意思,他说我查一下,然后查一下以后,过了一会儿,然后发过来说,不好意思呀,确实是把你电话号码给弄错啦,他说呀,既然就这样打扰到你了,也算是相识了。

随后那个男人告诉梅女士,他叫杨利斌,家住西安,是一名做工程的老板。

梅女士:

呃,忙吧,身体健康最重要。我说就像我老公一样,一直忙,忙到最后都会有病,就说没有了健康,就你挣再多的钱都没有用。他说他爱人也是得了白血病,然后。然后他就没事就给我讲了,他跟他爱人,他们家得病的时候,那个整个住院的那个过程,孩子失去妈妈的那个过程。然后就这样就就聊起来了。

那时,梅女士的丈夫刚刚因病去世,杨利斌对自己家事的描述,让梅女士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此后,杨利斌不时给梅女士发微信进行问候。

而通过杨利斌的朋友圈,梅女士觉得杨立斌是一个事业有成,很有生活情趣的男人。

警方:

他通过他的这个微信朋友圈,发布一些体现自己这个生活情趣特别高的一些图片或者文字,显示自己有很高的这个生活情趣,或者有一定的这个经济基础。比如说他坐在一个茶台上喝茶的这么一个图片啊,或者说是和其他人谈生意的这个图片啊,或者说是他在这个工地上指导别人施工的这么一些图片。当时给这个梅女士感觉啊,就是很有钱,而且很有生活品味。

梅女士说,丈夫的去世让她备受打击,而杨利斌的出现无疑给她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色彩。对她来说,有这样一个谈得来的异性朋友,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

梅女士:

聊得时候,然后我就觉得,哦,这个人也,他说他56岁了嘛,我就觉得反正也没有聊什么过分的话,我就跟他聊了一段时间。

警方:

以兄妹相称,经常对她嘘寒问暖,特别关心她,一天至少三遍吧,就是早中晚每天都有,都给她发信息,就是正常的聊天,谈谈心之类的,慢慢慢慢的两个人之间就建立起来这种信任感。

持续的微信聊天中,他们似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杨利彬告诉梅女士,除了做工程,他还投资电影,并列举了一步已经公映的知名影片,说自己从中赚了不少钱。

2019年7月的一天,杨利斌微信中又告诉梅女士,他最近要去一趟北京,谈一些电影的投资。

警方:

这个杨利斌的男子就说,他自己投资了一个电影,之后就说这个电影这个回报比较高啊,有高额分红,最后他自己投资哪几部电影,获得高额的分红,多少。就慢慢这么讲。

梅女士:

然后他说反正我最近可能有一个新片要去谈,他说那我要是去了的话,如果有机会看能不能给你带一点,如果能带上就给你带一点,他就这么说,我说那不用。他说那到时候我去了再看。

几天后,杨利斌通过微信告诉梅女士,他看好一部电影,并通过内部关系争取到了一些投资份额,希望梅女士也抓住这次机会进行投资。

梅女士:

围绕着这个问题就一直在跟我谈,这个就是买这个电影的这个份额,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一份是64000元。他们那个电影好像叫一份吧,一份儿是64000,然后他说要投一点,反正你上了年纪了嘛,肯定也转不动,做什么生意也做不动。

警方:

然后这个电影出来之后还是蛮可观的,比如说你在这个电影项目,你投10万,你占这个份额里面零点多少,就是这总的这个份额,然后你这个回报呢,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可以,人家可以。呃就是怎么说呢,百分之多少的,呃60%啊,百分之啊百分之啊,60%,那100多万,他说随便他20多万,就说100多万的分红。

微信中杨利斌称投资可以签正式合同,并告诉梅女士可以在网上查询相关电影的信息。

梅女士:

这个我也不懂,他们上面说能查到这个,这个这个公司和这个片子呢,就想到这个,就从那里自己翻着看了一下嘛,看了一下是看到网上有说他投资的那家公司。

警方:

她在投资之前呢,也对这部电影进行了一个初步的一个考察,但是她的考察是很有局限性的,她仅仅是从这个,呃,网上进行的这个查询,但是网上的这个信息是不全面的,也不是很客观的。

尽管梅女士不懂电影投资,也无力辨别网上信息的真伪,但基于杨利彬宣称的高回报,以及一个多月来建立的信任,梅女士决定听从杨利斌的投资建议。但是她手里也没有多少积蓄。

梅女士:

然后就说又让我投,我说没有钱,他说要不你就去银行贷款啊,或者哪里自己的保险啊,或者车贷呀房贷呀都可以,你可以多买两份,他说能贷上的,有营业执照就能贷上,贷了6万。后来这样下来就投了,共投资了三个64000。后来另外一个电影投资了5万。

就这样,梅女士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又贷了一部分款,向杨利斌提供的有关账号,转款24.2万元。而后像此前杨利斌承诺的那样,梅女士拿到了北京一家影视公司的投资合同。

警方:

他们采取的就是这种网签啊,收到钱之后,他们就把这个合同就邮寄了,这个合同让她签了嘛,这个就是咱们所说的网签嘛。签了合同之后,一看这个合同啊什么的,一式两份,当时是这个被害人,一看这个是公司也有呢,合同也有呢。

合同到手之后,梅女士心里才踏实了。然而一年过去了,梅女士投资的电影不仅没有上映,甚至连拍摄的消息都没有。并且杨利斌也再不像此前那样密切联系梅女士了。

警方:

刚开始还能联系,跟他们说这个投资项目要等呢。还有什么呢,各种拍摄的还在进程之中,给她这么一直拖着。拖到后面之后,这个梅某比较刨根问底嘛,进一步的往深里问了,他慢慢的就感觉自己答复不了了,就开始不联系,就开始几天回复一个信息,几天回复信息。

在梅女士的一再追问下,杨利斌有些不耐烦了,便让梅女士直接联系北京有关公司,并提供了电话号码。

梅女士:

我打过去以后,他们说我这个投资的片子已经更名啦。我说那个不对,因为你们是电影公司,哪里更名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投资人呢?我应该是知情的。他说你不知道吗?这个更名换了,你可以再把那个合同重新签一下,签成另外一个片子的名字,这个股份还是你的。

有关公司的说法让梅女士很是不安,而当她试图联系杨利斌,希望当面谈判这件事的时候,却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梅女士:

我就觉得他这个里面可能是有问题了,然后我打另一边一个片子的电话,人家也不接我电话。

根据梅女士所讲述的情况,以及提供的聊天的内容,警方怀疑梅女士可能遭遇了诈骗。

警方:

当时首先我们根据这个,就是她这个聊天记录,就觉得他们跟咱们之前网络经常说的一些叫做“杀猪盘”的诈骗案件相似,当时只是感觉相似。

警方:

实际上这一类案子的这个嫌疑人,他跟你聊,他跟你建立这种感情。他是有这个是掌握分寸的,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他就像钓鱼一样,把你这么吊着,不会说是把那个窗户纸给你捅破以后说啊,那咱俩就是恋爱关系,但是也不会说是不理你,他就是有那种暧昧的关系,但是还不把这个捅破。

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民警认为鼓动梅女士投资的杨利斌很可疑,他和梅女士的相识以及超出普通朋友的关系也显得很不正常,和已经发案的一些诈骗人员采用的手段非常相似。

但是根据初步调查,梅女士的钱的确是转给了北京一家从事影视行业的公司,并且签有合同。那么,这究竟是一起刑事案件还是一起民事纠纷呢?杨利斌到底是什么人?

异常的转账记录

显露马脚

装扮高富帅

抛出诱饵

陌生的好友

据梅女士说,和她签合同的甲方是北京的一家影视公司,他的24.2万的投资款也转入了该公司的账户。随后民警对涉事公司进行了了解。

警方:

我们查询了这个。对公账户的这个对应的这个影视公司,可以查询得到啊,他的这个在工商部门的登记都是合法,都是有效的。查询这个受害人提供的这个合同,我们发现啊,这个合同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问题啊,也是真实有效的,包括它上面盖的这个影视公司的章子啊,里面的内容都没有大的问题。

尽管如此,民警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完全消除。动员梅女士投资的那名叫杨利斌的男子显得十分神秘,始终不肯露面,这是为什么呢?

他在这件事当中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根据梅女士提供的信息,民警对杨立斌的身份进行了核查。

警方:

通过这个侦查发现,和咱们受害人梅某聊天的这个自称杨某的这个男子,他根据他的这个微信的这个登录APP,发现他是在这个陕西西安市啊,这个微信呢,也不是没有进行过实名登记啊,实名登记对这个微信没有进行过实名,那么实际上在电诈案件中经常可以遇到这种微信。

正像民警怀疑的那样,在和梅女士交往的过程中,杨利斌这一身份是假的,那么那个自称杨利斌的人为什么要以假身份和梅女士交往?梅女士的投资款真的是被用于拍摄电影了吗?

随后,民警对梅女士投资款的去向进行了追踪。

警方:

我们调取了这个受害人打给影视公司的这笔投资款,发现这个通过银行调的这个流水记录,发现这个钱到了这个北京的影视公司以后呢,这个钱又转给了西安某一个人。这笔钱呢,大概78%转给了西安的某一个人。

有关证据显示,梅女士的大部分投资款被转到了西安的一个私人账户上,该账户的户主叫张伟(化名)。

警方:

转到这个账户上之后,这个郑某又把这笔钱啊又转给了多个人,并且还有一部分用于,从这个交易明细上可以看出来,用于平时的自己的这个花销了。

相关证据显示,梅女士的大部分投资款进入张伟的账户后已经被分散掉了。随后,办案民警又调取了可疑账户的户主张伟的个人资料儿。面对张伟的照片,民警觉得很是眼熟。

警方:

发现他和我们受害人梅某描述的自称杨某的男子啊是一致的。

经过照片比对,民警发现张伟就是那个自称杨利斌的人。至此,张伟作为重要嫌疑对象进入了警方的视线。随即,一组民警赶赴西安,对张伟展开暗中调查。

据查证,张伟是西安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负责人。

警方:

通过调取相关监控,还有化妆观察,近期发现这个公司工作人数大概有20几个人,当时能看到的就是他们只是有些电脑和手机全部都是在那儿,就是聊天。

警方:

他表面上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但是实际上没有从事跟文化传媒有关系的业务,他们每天的业务呢,只是在这个电脑上进行聊天,通过手机进行聊天,他们的这个工作范畴呢,仅仅是聊天,这样完全符合电信诈骗的某些特点。

经过侦查,民警发现张伟的公司所进行的业务十分可疑,并且其公司账目往来显示,还有大量的钱通过北京有关影视公司转入张伟公司的账户,这也意味着梅女士的遭遇不是个案。

警方:

咱们发现他不止是一个人在实施这样的行为,就是他自己不仅仅向梅女士这样,同样一个人在实施诈骗,还有像其他不特定的其他人在同样的在吸引这种电影投资的项目,以公司化的,实施专门以投资电影的名义,向下面的大众,各个全国各地受害人实施诈骗。

经过进一步侦查,民警发现类似梅女士这样的,投资人超过百人,遍布全国各地,并且除了张伟的公司,另外还有其他公司也参与其中。

警方:

发现和这个公司有业务来往的还有另外四家公司,办公的这个地方离得都很近,都是在西安的这个高新区的一些比较集中的这个写字楼里面,他们相互之间也有这个业务来往。

警方:

五个公司他们是相互交叉占有股份,只不过是互相占有公司的股份比例不一样而已。

调查显示,西安有五家公司,均以北京两家影视公司的名义进行电影的众筹,其操作手法也如出一辙。

警方:

都是添加好友,添加好友之后,先是出奇的就是按照他们的剧本话术进行,进行简单的就是正常的聊天交往,每天发送各种嘘寒问暖的短信,他给你造成的一种感觉就是,对方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一个中年男士的这么一个形象,然后再慢慢吸引咱们被害人投资电影,投资电影的项目,投资的电影可能就是会有差别,有些公司会吸引几步,有些公司会做一部。

据调查,西安的五家涉事公司众筹的电影多达24部,大多在筹备阶段,其中部分电影在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备案,但有八部影片没有进行备案。梅女士所投资的电影,其中有一部也没有备案。另据调查,北京有关影视公司也不是电影的出品方,只是拿到了电影投资的部分份额。

警方:

股东都谈不上,他们相当于就是,从这个真正的出品方代理,就是我给你授权啊,我只是授权让你。给我们做这个。招纳这个电影投资啊,但是你把这些。招的都是投资的钱,都是有份额的,每个份额多少都是明确标价,你们我们之间都是有协议的,你必须把这个钱转到我们的出品方,但最后是100多号人,他们只有八个人是转到人家出品方了,后期的这些资金全部被他们这个北京的公司和西安公司就分了嘛。

警方:

受害人根本不知道西安公司的存在。他们只知道北京的这家公司,并且也没有实地去探访过。

调查显示,像梅女士一样,众多投资人都以为自己投资的甲方是电影的出品方,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投资款大部分被作为佣金回到了西安那些涉事公司的账户上。

警方:

人家投资是让你是正规去投资,去这个融资啊,但是他这陕西这一块儿啊,他是啊超越了这个合同这个范围之内,他虚构这些整个事实来借用这种手段来融资,这更何况这些融资这些钱呢,全部都自己啊,甚至都消费花费掉了,没有用于投资电影。

综合所调查到的情况,平川警方分析后认为,张伟以及有关涉事公司的人员虚构身份吸引投资人投资电影,却把大部分投资款另作他用,这一行为涉嫌诈骗。

警方:

为了便于案情的进一步查明,我们决定啊,对这几家公司,同时进行收网。当时我们从咱们局里调配了将近50多名民警,在西安的五个点以及北京的一个点,一共六个点同时进行收网。

2020年7月24日,平川警方多警联动,在北京、西安有关方面的配合下,抓捕行动同步展开。

据了解,这次行动一举捣毁了涉嫌电信诈骗的窝点六个,抓获了嫌疑人153人,当场查扣电脑150余台、手机300余部、银行卡120余张。后经过核查,该案被害人有150余人,被骗金额达到三千余万元。

那么,该案中杨利斌这一虚假人物是如何出炉的?众多的被害人又是怎样一个又一个掉入陷阱的呢?

我们来听听本案涉及的相关各方声音,解开疑问,还原真相。

利欲熏心

包装虚假身份

投资路上

又该如何避开陷阱

陌生的好友

张伟,29岁,涉案的西安某公司负责人,他也是该案的关键人物之一。

嫌疑人:

自己的问题可能就是投资者将钱款投资电影之后,大部分钱款被我们分掉了,客户没有将全部钱款用于这个电影的制作或者拍摄,导致投资人的这个钱财受到了损失。

据了解,2019年,张伟在西安成立了一家公司,随后他便四处寻找挣钱的门道,并主动联系了北京的一些影视公司。

嫌疑人:

拍这个电影的公司有很多,他们有的是没有前期筹备资金来拍这个电影,我们就是给他们帮忙找人投资的。

警方:

北京的公司呢,他们就是自己有这个公司,但是实际上没这个拍摄的所有这些业务开展,他们也是在自己的基础上跟这个出品方要来合同,从中间赚这个,就是利用客户这个钱赚这个高额的利益的。

在利益驱动下,涉案公司一拍即合,约定以北京影视方的名义向社会众筹电影拍摄资金。

分成。怎么分?

嫌疑人:

就是他们,他们将一部分钱用于这个电影的拍摄,一部分钱作为佣金返给我们这些下游公司。

随后,张伟及其手下开始以非法手段收集个人信息,肆意添加微信好友,并以固定的话术骗取投资人的信任。

警方:

就是我们在西安的这个涉案公司扣押的。业务员使用的话术剧本,他们平时的工作记录。这个这个话术剧本,他就明显的有他们的整个的工作流程,你看这个第一个阶段,他就显示就是网友阶段,主要是为了以后他就是了解咱们被害人的收入情况,家庭情况呢,有没有投资电影的经济实力,然后就是一步一步能够聊到知心好友啊,甚至聊到暧昧的这种情况,更多的是来打感情牌,来让咱们的被害人投资电影。

警方:

他们选择的这个目标呢,也就是30到50岁左右的这种中年妇女,他们有这个经济能力去投资这些东西,不可能说是去选个十来岁的,或者20岁刚出头的,这些人在经济上也是达不到的。

据了解,为引诱被害人入局,涉案公司通常会虚构一个成功人士和被害人周旋。

警方:

有的客户会打来这个视频或者电话啊,他们这个公司就筛选出一个叫啥形象代言人啊,专门跟你见面,他们所有的公司聊天的过程就使用这种的身份,因为形象气质比较好,人家容易相信嘛,他们所有的公司了解之后需要视频啦,人家就提前把老板约好啊,你需要这个客户需要要跟你视频一下。

该案中让美女是深信不疑的,建筑商杨利斌就是由涉案公司负责人张伟来扮演的方式呢,可能这种方式更容易去找到投资者。

记者:

那你担心那个涉嫌违法吗?

嫌疑人:

嗯,起初是不知道的。因为我想的就是,他们公司,比如说我们上家公司,他们转让一定的电影这个份额,我们帮他们销售,然后我们从中间赚取一定的佣金,是这样的。然后现在知道了是违法的。

据了解,装扮成商人杨利斌与梅女士视频的是张伟,但实际上每天与梅女士聊天的并不是张伟。

嫌疑人:

因为投资的人不是说是一个两个呢,我也不可能去跟每一个投资的人进行啊,有的需要我去接触,有的不需要我去接触。这个梅女士刚好就是之前别的人在负责。

据调查,负责与梅女士聊天的是涉案公司的一个业务员。

记者:咱们怎么加的?

公司业务员:

他公司提供的手机号码,去扫微信,就是公司提供的,那个资源都是公司提供的,我们去用微信号去添加,筛选客户,加女的。

小白说,他的工作就是说服别人去投资,以虚假的身份与投资人周旋。对此,小白却不以为意。

公司业务员:

当时就觉得是一种营销手段,然后我觉得确实好像就是不太好,但是如果就是涉及到后面一些,让客户去投这个项目,我感觉这个项目既然真实存在,那我就做了。

对于西安涉案公司众筹的操作手法,北京有关影视公司也心知肚明。

记者:北京的公司知道你们这种操作方法吗?比如说你们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操作,拉客户?他们知道吗?

嫌疑人:知道。

北京某公司负责人:

因为那个时候有那么几个,投资者给我打过电话,其中有梅女士,还有几个什么海南的呀,还有什么记不清名字了,有那么几个给我打电话,说到什么感情受骗了,又什么又离婚又怎么遭的,我才大概知道。

就这样涉案人员以虚假的身份展开情感攻势,并以高回报做诱饵,使得一个又一个梅女士这样的投资人误以为遇到了难得的机遇,从而做出错误的投资决定。

梅女士:

对电影投资一点概念都没有,因为对这个投资,这个对我们来说都是好像都是高大上的那些人做的,好像不是我们老百姓做的,想着他说的那么诚实的,年龄也这么大了呢,就想着说他说得很诚实,就觉得可以投资。

警方:

投资理财啊一定要谨慎要慎重啊,这这个网络平台上投资,一定要有国家正规的认证认可的这种机构去投资,不能随意的就是去到网络上有高额利润去投资,或者去网络不明地这个投资平台去投资。

据了解,这件事的发生让本应安享晚年的梅女士的生活变得极为困难。

梅女士:

希望就是因为我年龄大了嘛,现在出去打工干啥也不行啊,很多人也都不知道嘛,就是经济上现在还是因为当初我贷了那个网贷,一个月工资就是还了钱就没有生活费了。

记者:每个月还多少?

梅女士:

每个月要还3000多,我就是3000多的退休金,要是一还的话就不行了嘛。

根据警方调查,该案涉及到的电影有20多部,大多都还在筹备的阶段。

目前,西安方面的五家公司以及北京的两家影视公司的负责人和主要业务人员因涉嫌诈骗已经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法制资讯,可以在微博央视频中搜索一线关注我们的官方账号,这里是一线,我是路晨,下期节目再见。

[此文来源:央视网《一线》文字由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整理,版权说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