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200万传销大军吞噬数百亿 广西成为传销重灾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08-11-29 11:32作者:叶伟民来源:南方周末

 在中国的传销版图上,来宾代表着过去的“辉煌”,南宁是现在的“中枢”,北海,可能已成为新的疯狂。

  据民间反传销组织“中国反传销联盟”统计数据,广西的传销大军已高达200万之众,吞噬资金达数百亿。

  这个西部欠发达省区,已经取代20世纪90年代的广东跃升为“传销大本营”。  

  南宁 传销王国的“干部学校”

  “传销管理中有很重要的一环——老总复制。”曾经当过A级总监并独立操作过数千人团队的叶飘零说,“就是不断制造成功的榜样,以激励团队士气。”

  在城乡差距仍然很大的广西,南宁所拥有的高级酒店、豪华轿车和琳琅满目的商品足以满足人们对奢华生活的一切构想,发达的资讯和金融网络也让信息获取和资金运转变得快捷便利。虽然过高的成本让这里并不适合团伙聚居,但却适合设立总部和制造“偶像”。 

  一条约定俗成的规定是:只有当上A级老总,才能去南宁加入管理层,好比现实中的进京当官。  

  新老总被接到南宁后,他的上线就为他提供一万元的“包装费”,让他用来买手表和名牌西服。随后,还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入住五星级酒店。

  三天后,被包装一新的新老总就会坐着一辆租来的宝马或奔驰,从南宁返回所属团队里。这样的衣锦还乡,旨在为后进者展示一个天堂似的美好目标,让他们心甘情愿发展下线,实现层层剥削。

  完成这些事情后,被复制的老总又返回南宁,或参与管理工作,或等待拿钱“出局”,个别掌权的头目则过上挥霍的生活。

  除了彰显优越生活和实施管理,南宁另一个重要职能在于编纂并出版各种传销资料,操纵行业理论基础和风向。

  从2004年5月开始,叶飘零等觉得此前口口相传或手抄的“教材”已经不合时宜,开始动手编撰印刷资料。“当时传销人群还是以农民、下岗工人为主,所以教材编得非常细。”叶飘零说,“见了新人说什么话,该用什么例子打动人,事无巨细。”

  这套“手把手式”的洗脑材料几经完善,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连锁销售实用系列1-12》《连锁销售操作指南》《自愿连锁销售》等内部教材,南宁一些地下印刷厂定期进行修订印刷,发往区内各地,甚至公开销售。

  来宾 小城的幻灭

  从省会南宁沿湘桂铁路或桂海高速往北150公里,就是来宾。这个城区人口仅有14万的桂中小城,拥有着绝对的地理优势——中国西南出海大通道贯穿城区,南宁、柳州、桂林、梧州等大中城市簇拥四周,进退皆可。  

  2001年前后,一个叫“深圳文斌”的传销团伙在广东遭到致命打击后,经南宁、柳州等地进入来宾。这个交通优越、消费低廉、管理宽松的小县城给了他们喘息恢复的机会。随后,这个“世外桃源”被越来越多的传销团体相中,引发一场不小的迁徙潮。  

  2002年,来宾升级为地级市。为刺激基建,政府开始向农民提供10万~30万的无息或低息贷款,大量出租房的涌现又进一步刺激了传销者的到来。

  人口聚集效应持续显现。小城的消费指数呈直线上升,一毛五的小菜涨到了一元一斤,猪肉、大米等都不断刷新着纪录。服装店、小吃店、IP电话吧和旅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整个县城像注入了兴奋剂,显示出惊人的能量。

  跟着水涨船高的还有房地产。传销者大量涌入后,来宾市区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月租从不足500元飙升到2500元,比南宁还高。在传销者聚集的长梅、长岭等村子,村民们掩埋了世代相传的耕地,建起了五六层的楼房,每天打牌、收租和睡觉。

  据保守估计,传销组织一年在来宾的消费就达六千多万元人民币。

  来宾就在这样的畸形膨胀中走到2005年,此时来宾的传销大军已超8万,被外界公认为“中国传销之都”。

  风暴终于刮起。2006年8月,“全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启动,其中广西被列为全国14个重灾省区之首,广西来宾是其中重点督查督办对象。10月9日,规模浩大的“飓风行动”正式降临。   

  地毯式的扫荡持续了一个多月,共捣毁传销窝点514个,遣散(送)传销人员5000多人,并抓获传销骨干487人。

  来宾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小城恢复了往昔的平静。但此前过度“虚胖”的城市躯体已经成为人们沉重的负担。消费业萎缩和低迷困扰着这里,大量的民房和出租屋空置,很多已离开土地的农民不得不重新外出打工来还贷。

  北海 新冒险家乐园

  每次踏上北海的土地,反传销志愿者利剑都有一阵莫名的忐忑。

  在他足迹遍及的上百个城市里,这里像是一个着了魔的地方。一种高起点的变相传销正肆虐着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投资69800元,发展下线,到一定时候就能获利1040万元,简称“1040工程”。

  现在这场“富人的游戏”号称已吸引了10万人云集北海,个人投资上百万的已不在少数。“就像一场疯狂的豪赌。”利剑说。 

  与来宾、玉林等地不同,北海传销一开始就从形式上摆脱了低端传销的痕迹。这些来自北京、上海、浙江、广东等地的富人,他们住在繁华地段的高尚小区,生活闲适。开小车,不集会,不上课。每天只是看看书,到高级茶座“交流业务”,或者带新人到处享受阳光和海滩。

  “这里山头林立且等级森严,东北的爱泡小饭馆,北京的爱谈中央政策,福建广东的爱喝早茶。”曾在北海当过传销经理的“一贴”说,“说暗语、不敲门,已形成一套完善的行业规矩。”

  “这里还有着全国最高超的‘洗脑术’。”志愿者利剑曾在北海进行过4次营救行动,竟先后见过自称中央高官、金庸胞弟或者银行行长等的。“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这些演技不俗的伪名人,摆政策、列数据,把“资本运作”说成是国家支持、国外引进的先进金融模式。他们甚至伪造一些高层领导的合影、签名、题词等来增加说服力。“就连媒体的揭露性报道,也被他们说成是负调控,是国家控制‘从业人口’的重要手段。”利剑说,高级谎言已经笼罩了整个北海,并行之有效地吸引更多的“三高”(高学历、高年龄、高收入)人群趋之若鹜。

  就去年一年,“北海69800”的存款就达到2.4亿。“北海一位银行内部人士说,“而今年增长更为迅猛,仅上一季度,在其他银行存款普遍下降的情况下,北海工行(传销者多用工行转账)却无故上涨了1.6亿,银监会已介入调查。现在在反传销联盟的案头上,每年来自全国近4000起求救信息中,仅北海的就占了1/4,而且解救成功率为全国最低,只有五成。

  “它就像一辆疯狂的马车。”志愿者利剑说,“没有人知道它将奔向哪里。”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