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13910407259(微信同号)

石家庄大学生网上求职误入东莞传销(图)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1-02-24 10:59作者:安文联来源:燕赵都市网

张国胜保存的到东莞的车票。张海强 摄

  在网上投了简历后,石家庄一名大学毕业生张国胜被东莞一家公司决定录用。但在东莞,他却经历了梦魇般的七天:强制洗脑、强制学习、被监视,失去人身自由。最后,他因不同意加入组织,缴纳4400元赎金离开。在离开时,他遭到威胁“三年不许再进入东莞”。22日上午十点,张国胜乘坐的列车到达石家庄。23日一早,张国胜致电本报:“我不小心被传销团伙坑害了。”

  应聘 网上求职,接到东莞企业面试通知

  25岁的张国胜(化名)毕业于河北工业大学,毕业后到赵县某化工厂工作半年,因不满足工作环境和薪水,今年1月上旬,便在几家招聘网站上投了简历,想换换工作。

  1月13日,东莞市“耀联电子”给张国胜发来邮件,通知他应聘的“行政助理”职位,经初审合格,希望他能在1月20日前报到,先试用。

  在这之前,张国胜还接到了“耀联电子”的三次“电话初试”电话,张国胜感觉电话初试的考官非常专业,问的都是专业知识和职场上的实际问题。他到“耀联电子”的网站上看了看,觉得公司挺正规的。

  1月22日,张国胜决定到东莞看看,但此时已经过了报到期限。于是他给“耀联电子”打电话询问相关事宜。对方答复:临近春节,希望年后再来,并祝新春快乐。

  节后,2月12日,满怀希望要到南方的企业闯一闯的张国胜,从石家庄站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

  “面试” 面试类似庭审,不让提传销二字

  2月13日,张国胜从广州换乘汽车,到了东莞南城汽车站。到站后接洽“耀联电子”,对方让他坐K4路公交车到东城站,那里有人接站。

  “那天下着大雨,一个叫田焕智的北方人接了我。在东城附近的一家肯德基餐厅吃了点饭后,自称是河北承德老乡的田焕智说带我去住处。”

  到了住处,田焕智让张国胜好好休息。

  当天下午,一位自称毕业于吉林大学的主管面试张国胜,在问了一些专业知识后,询问他有没有带手机,随后将他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全部收走,说代为临时保管。

  “面试时,面试官坐在正面的桌子后面,我的身后还坐着两个工作人员,和庭审差不多。面试官问了一些个人志向方面的问题, 如两三年挣到200万左右有没有可能。”张国胜说,他在面试的时候不认可“网络销售”的工作,询问是不是传销,面试官称不允许说传销二字。

  刷牙洗脸有人陪同,完全失去自由

  接下来,完全失去自由的七天开始了。

  张国胜说,因为在面试时问了是不是传销,自己被要求十天内必须读懂《没有任何借口》等三本书。

  “生活学习的地方是一座五层楼,我们11个人住在三室一厅一卫房间里,两个女生住一间,其他9人住两间,这里不许打闹,生活很有规律就像上大学。”张国胜说。

  早上6点起床,起床后会有15分钟洗漱时间。之后是做操。第八套广播体操除跳跃运动外都要做(住在第四层楼)。之后是半小时会议。然后早餐……

  总之,大脑不能停下来。如果有其他的人发现你“走私”了,会立即给出个“脑筋急转弯”,让大脑高速运转起来。

  “除了我,这里所有的人都相信,三个月内能搞定一个加盟者,那么在27个月的时间内,就能挣到180万到220万元,可以坐到ABCDE五级代理的顶级,坐享巨额收入。这里的每个人都能滚瓜烂熟地背下五级代理中,每一级的分成比例和佣金,我也能。主管说,如果不能在强制学习期间,熟悉相关知识,这个强制学习期可能无限期延长,可能两三个月,也可能七八个月。”

  即使是刷牙洗脸,也有人陪同,利用短暂的时间交流心得。张国胜说,他觉得自己被压抑的快死了,但又告诫自己,不能轻易反抗,一定要想法出去。

  “上班”逃脱 交钱后离开,信用卡透支买车票

  通过七天的相互了解和学习,张国胜得知,这里的十一个人,包括自己,全部是大学毕业生,或即将毕业的学生。11个人,绝大多数没有工作经验或很少工作经验,全部来自北方,自称毕业于吉林大学的那个面试主管负责管理室内的生活和学习。高级经理每天上午或下午不定期来讲课。

  “吃饭时,不用自己夹菜,只需端起碗来说‘借力’,就会有人把菜放到你的碗里。喝水时,也不用自己去倒,礼貌地说声‘借力’,水杯就会被注满送来。”张国胜说。这里的每个人被要求分享自己的人脉、专业知识、信息。高级经理说,如果在这里生活一到两年,就会成为复合型人才,知晓化学、生物、管理、制造等方面的知识,将复杂的关系网掌握在手里,轻松赚钱。

  “除了我,每个人都认为,这个三室一厅就是桃花源,这里粗茶淡饭,但其乐融融,180万元触手可及。这里不存在理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经过努力,能实现人生价值……”张国胜说。

  他曾经有过偷偷离开的想法。一番观察后,打消了念头:窗上贴有半透明玻璃纸,看不清外面。每个窗户外装有防盗网,窗帘整天拉着。在打电话时被要求打开扬声器……

  接受培训的第七天,一位经理考核张国胜。对方问是否愿意加盟网络销售,并且说缴纳3800元即可加盟,被张国胜拒绝,张要求离开。对方说,缴纳4400元可离开。这笔钱中,3800元算是加盟费,600元是培训期的生活费。

  张国胜无奈,用信用卡取款300元,请求女友和表哥汇款2000元,使用信用卡透支2000元,再加上身上的100元,勉强凑够。

  对方在得到他三年内不踏入东莞、不报警的承诺后,让张国胜离开住处。

  离开时,他被要求摘下近视眼镜,坐在出租车的后排上,左右两边和副驾驶有3人押送,行驶过程中将头埋下,不许东张西望。三人看着载有张国胜的大巴离开东莞后,方才离开。

  到达广州后,张国胜赊账住进一间小旅馆,并且用身上仅有的50块钱,赊了一张火车票,答应旅馆第二天信用卡可以继续透支后,将钱补上。小旅馆老板看他可怜,帮了他。

  打算 希望自己能解救其他传销人员

  昨天下午,在回到石家庄并得到充分休息后,张国胜想起他离开时,刚刚去了一位叫卢青锋的大四学生。他来自安阳师范学院,正在做毕业论文,尚未毕业。

  张国胜通过网络查询到安阳师范学院的电话后,教务处一位女老师表示关切,说即刻想办法联系卢青锋的家人,联系上后就会回复他。但截至昨晚9点,安阳师范学院没有给张国胜来电话。

  张国胜通过电子地图,大致定位了受困地点。他说如果用一天时间找寻,是可以找到所住的四层楼房的,这里距离东城小学不远。如果可能,他要再去东莞,一是索回4400元,二是解救其他已经沉迷的传销人员。(记者 安文联)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