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13910407259(微信同号)

东莞传销团伙成员打死下线抛尸 9名疑犯均为大学生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1-03-04 11:03作者:李金健来源:东莞日报
  该传销组织结构及利益分成示意图 制图/王一




  昨日上午,传销团伙致人死亡案件开审,一名案犯在法庭上掩面而泣 记者 郑琳东 摄

  东莞时间网讯 昨日上午9时,东城牛山法庭的大法庭内,一片寂静。9名穿着囚服,手脚戴着镣铐的年轻人,一字排开坐在被告席前。7男2女。他们均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带着创业、发财的梦而来,参与的却是传销活动。2009年12月初,一个名叫刘长治的大学生被骗到传销窝点,因刘不愿参与传销活动,遭9名被告胁迫、殴打致死,并被投江抛尸。

  专家指出,大学生刚步入社会要提高警惕,防范误入传销组织骗局。

  误入“狼窝”遭毒打

  2009年12月29日,广州市南河道上滘船厂附近珠江水域,浮起一具被床单缠绕的男尸。经法医鉴定,死者是被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死,死后被抛入水中。经查,死者系24岁的湖南祁东县大学毕业生刘长治。

  据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称,2009年12月初,被告人牟欣将被害人刘长治骗至位于东莞东城大塘头东街6号704房的“杏花村”传销窝点,企图让刘从事传销活动。其间,刘长治与被告人汪虎发生矛盾,汪虎的上线牟欣、刘兴遂决定对刘长治通过恐吓、威胁、殴打等手段,打算迫其缴纳3800元加盟费后就送他走人。

  12月9日7时,牟欣、刘兴、吴良、杨琛、曲姜、焦峰、何芬、于大海、汪虎等9人对刘长治进行威胁,要求其缴纳加盟费。其中,吴良、杨琛、曲姜、于大海、焦峰等在房间内威逼殴打,牟欣和汪虎则在客厅及活动室内用手机大声播放音乐进行掩饰。公诉人称,上述被告通过拳打脚踢、冷水泼脸等方式,迫使刘长治交出600元,同时叫朋友又往卡上打钱,牟欣事后从卡中领出2000元。

  尸体被的士运至广州

  此后,吴良再次对刘长治实施殴打,见刘失去反应,遂叫来焦峰帮忙送人。焦峰见刘长治没有反应就用脚踢刘,并拿冷水泼刘的脸部。刘兴到达“杏花村”后,确认刘长治已经死亡,遂与吴良等人商量决定抛尸。“于是,吴良、杨琛、刘兴、曲姜将房内床单撕成布条捆绑刘长治的尸体,用被单和床单包裹好装入绿色袋子。后吴良、杨琛、曲姜搭乘出租车前往广州,将刘的尸体抛入珠江。”公诉人说。

  9被告分别被以故意伤害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此案将择日宣判。

  法官:被害人之死并非偶然

  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究竟是如何走上传销之路?为何变得如此残忍?

  办理该案的法官分析,大学毕业生由于对社会认识尚浅,找工作容易被骗,连番洗脑后,心理以及价值观容易发生扭曲与割裂。而由于传销组织的被隔离状态,他们无法获得有识之人的提醒,就形成“游离”在社会之外的小世界。这个小世界里,先进来的可以欺负不听话的后来者。“成就感和优越感”让他们对新来的人员随意威逼利诱,甚至动手打人。由此发现,被害者的死亡并非偶然,而是点滴积累形成的恶果。

  ■记者调查

  该传销团伙成员多为同学校友

  记者了解到,这个传销组织,多为刚走出社会的毕业大学生,成员之间多为同学、校友、师兄师妹的关系。

  9名被告中,何芬和牟欣是同学,何芬以网络营销的好工作为由,将牟欣骗来了,是牟欣的上线;吴良也是被同班同学刘平(音,中途已离开)骗来。

  吴良说,自己在吉林读大学,学计算机,在学校还曾拿过一等奖学金。即将毕业时,正在找工作的他接到同班同学刘平的电话,说东莞有高薪的好工作。“因为是同学,我十分相信,也没多问,就直奔东莞。”吴良回忆,到达东莞后,一进房间,没见到刘平,而是10几个陌生人。他们也是大学生,而且很实在的告诉我:“你被骗了,这里没有工作。”

  在被洗脑后,吴良也开始骗自己的同学作为下线,或者以高薪工作为诱饵,骗一些大学毕业生进来。吴良说,接近两年时间里,他从传销链条中的最底层,一步一步往上升,“有一种成就感和优越感”。吴良说,“当时有‘片长’(传销组织的一小头目)宣称‘你在这里好好干两年’,赚100万是没问题的。”吴良说,他心动了。

  庭审上,记者了解到,自2006年起,被告人吴良等9人,先后以推销“瑞士金表”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3800元费用取得加入资格,并按照A、B、C、D、E组成“五级三阶制”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依据,引诱、胁迫他人参与传销活动。

  刘兴、牟欣、于大海、何芬均已达B级经理

  B级骗人来提成760元/人,下属发展1人可从中抽取90~100元

  吴良、杨琛、曲姜、焦峰均已达C级大主任

  E级骗来新人提成380元/人

  (东莞日报 记者 李金健)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