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公安部统一指挥摧毁“民间互助理财” 仅两月就发展数万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5-09 15:12作者:法制日报来源:法制日报

投了1万元,5天后就可以收回1.2万元……披着“民间互助理财”外衣实施传销,刘海萍及同伙在短短两个月时间迅速聚拢起数万名传销人员,通过一个网络平台,玩起了“钱生钱”游戏。


640.webp (10).jpg

可惜好景不长,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分局快速反应,在公安部经侦局的统一指挥下发起全国集群战役,将这个传销团伙一网打尽。2017年7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8月,莱山公安发起全国集群战役,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30多人,追缴赃款2300多万元,住房、车辆若干。


今年4月4日,这桩“民间互助理财”传销大案在烟台市莱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因被告人数众多,审判时间从早晨一直持续的傍晚。构成犯罪的23名被告人被依法判决,刘海萍等10名主犯最高被判7年半有期徒刑,另有2名主犯家属、朋友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和窝赃罪分获有期徒刑。该案中涉传销活动违法所得及相关财物全部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蹊跷的公司


2017年6月15日,莱山公安110指挥中心接市民报警:在盛泉工业园一家叫“大润生物科技”的公司楼内聚集了100多名情绪激动的人。


盛泉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这群人突然变得很谨慎,声称讨要欠款。公司法人刘海萍也是三缄其口。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还是聚众传销


很快,身穿便衣的公安经侦民警也抵达现场。通过初步摸排,他们发现,“大润生物科技”没有任何生产和研发部门。公司有多名高层领导,每人一间豪华办公室,设施齐全,十分气派。


在公司一间办公室内,他们找到了女客服小宋,她给经侦民警揭开了谜底。


传销老手的“钱生钱”游戏


小宋告诉民警,“大润生物科技”是一个“民间互助投资”平台。公司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制作了一个网上运营平台。新会员必须实名加入,每人投资额度为1000至20000元。投资后,什么都不用做,钱就可以增值。增值周期为5天,收益率为20%。也就是说,如果会员投了1万元,5天后就可以收回1.2万元。进入增值期需要排队,排队需要交300元激活会员资格取得排单币。


想要多投资获得更多的回报,就要不断发展新会员加入。没发展下线的,只能投资1000元到5000元。发展5人以上的,可以投资高至两万元。


刘海萍是整个传销游戏的核心,她负责租用办公楼,招聘客服,给员工发工资。每天,新会员投到平台上的钱,有6%直接从后台拿走。这部分钱,分给刘海萍40%,作为刘海萍的分红和公司日常管理费用,其余则由公司几名高管瓜分。


经侦民警调查发现,公司高管基本都是长期从事传销的人员,他们有自己的团队,有的还做过自己的传销平台,他们手下都有几百甚至上千名相信传销会让自己一夜暴富的传销人员。他们疯狂地向平台上投钱,又疯狂地发展新会员。有人为了多投资,同时使用了几十张身份证在后台注册新的会员名。


但是,总有人为所有人的分钱游戏埋单。2017年6月,后加入的会员发现平台不再为他们返现,开始聚集到大润生物科技总部要说法。这些传销人员心知肚明,只要再拉来新的会员,平台就有启动的一天,他们就可以继续不劳而获,继续分钱。


所以,在现场面对民警的询问,没有人愿意道出实情。而此时,公司多名高管已经狂赚百万甚至数百万,携款潜逃了。


可怕的是,大润生物科技公司2017年4月成立,到当年6月15日案发时仅两月时间,该案已在内蒙、河北、吉林等20多个省份发展会员26000多人。


管理层的暴富梦


一辈子梦想暴富的刘海萍,没想到苦心经营得来的500多万元在身上还没捂热,便离自己而去。


这个出生在烟台市长岛县的中年女人,投资海参养殖失败后,一直在寻思快速致富的办法,直到她认识了资深传销人员陈海洋。


已经40岁的陈海洋曾因参与组织传销罪,在内蒙古被判刑。出狱后,他不思悔改,依旧沉迷传销。他巧舌如簧的把“钱生钱”的传销法则灌输给了刘海萍,由刘海萍打造平台,陈海洋则拉着数千人的传销大军入伙,让这个平台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壮大。


在平台里,陈海洋如水蛭吸血,迅速把自己喂饱。这个原本一穷二白的中年光棍,短时间内给自己找了一个漂亮媳妇,又在烟台开发区高档小区全款买下豪华住宅,成家立业。


公司副总裁吕小林,原本是黑龙江的一名退休干部,2015年因参与传销被判刑。本案案发前,已经赚得上百万的吕小林和妻子跑回了内蒙古赤峰老家。他先花30万元给儿子买了一辆高档轿车,余下的钱不敢带在身上,用老母亲的身份证存在银行一部分。另一部分放进铁桶,深埋在自家菜地里。民警后来在菜地里挖出了80多万元现金。


“技术男”的敢与不敢


刘雷是本案主犯中唯一一名年轻人。1989年出生,到案时,他的孩子刚刚出生没多久,妻子还在坐月子。


刘雷毕业于南方一家中专,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对编程方面的精通,让他在圈内小有名气。刘雷被公司一名高管拉入伙,主要负责平台的开发与维护。


自负的刘雷在设计平台时,故意留下了漏洞,并把这个漏洞告诉了自己的亲友。利用这个漏洞,刘雷的亲友在平台上疯狂获利。在案发前,平台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问题,有人建议刘雷将后台数据删除。然而,考虑再三,刘雷最终没有敢把这些重要证据删除。


案发前,刘雷与好友一起逃到了烟台市栖霞市,后在潍坊市落网。非法赚取的500多万元一分未花,全部退赃。


公司高管衣某从事传销多年,本案获利190多万元。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赚来的钱迟早会被警察找回去,既不敢花,又不敢存进银行。后来,他听信别人建议,以为钱买了保险就不会被追缴,于是便拿出50万元赃款买了保险,案发后被全部追回。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