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投资共享洗衣机能躺赚过万?有人没领收益就被拉黑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7-08 15:03作者:红星新闻来源:红星新闻

“投资”一台“共享洗衣机”,每天就能收到30元的“收益”,推荐别人还有奖励——没有考察、没有见过机器,来自全国多地的人还是加入了这个“项目”,“投资”多的超过2万元,一般也在数千元,还介绍亲朋好友加入。

然而,这样的“好事”在6月底不出意外地垮了,有的人甚至一天“收益”还没领过。事件中的公司网站简陋,甚至连当地主管部门都联系不上,警方表示:“注册地址没有出现过这家公司。”

受害者们纷纷报警之余,也有人反思。“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事不会持续很久,都想着上当的会是后面进来的人。没想到这么快。”

认购“洗衣机”每天躺赚30元?

领了几天就被拉黑

6月初开始,成都秦女士朋友圈里的一个上海朋友,几乎每天都会发一条朋友圈,她印象中关键词有:投资、洗衣机、每天领取收益。还可以这样赚钱?秦女士很好奇。6月25日,咨询对方以后,对方给她发来一张图片。

图片上写着“广州尚洁科技有限公司”,又写道:购买698元一台的“共享洗衣机”,每天收益30元,持续365天总计10950;而每推荐一个人,奖励80元,推荐满10人还奖励一台洗衣机的收益;每天晚上7点前后在群内发“收益”和“奖励”的红包。对方还表示,自己6月5日“投资”,收益加上奖励,已经收到2810元,已经回本。

↑受害者们收到的推广内容(图据受访者)

秦女士表示,自己当时也有些困惑。她问过,每天30元,那么公司赚什么呢?“朋友说,投资认购的收益只能领一年。”洗衣机会在成都投放吗?朋友回复她:“哪里都投放。”秦女士跃跃欲试。

朋友给她发来一个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名片,加为好友后,按照要求填写了推荐人、身份证号后四位等信息,并扫描了对方发来的付款码支付了698元,“认购了一台试一下。”这个工作人员又给她发来一个据称是客服的微信名片。客服将秦女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名字叫作尚洁洗衣机收益群2群。”客服的一番交代令她有些疑心:群内人员不能私下加好友私聊,群内不能发言。不过,第二天晚上拿到了30元收益,秦女士稍稍安了心。

↑所谓工作人员和受害者关于“认购”的对话(图据受访者)

“没人要求,我自己发了一条朋友圈。”秦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晚就有朋友咨询她,并且“投资”了一台洗衣机,第二天秦女士除了收益,还收到了80元奖励。之后,又有2个朋友看了她的朋友圈加入“投资”。

↑秦女士收到的盖着红章的“认购书”(图据受访者)

到6月29日秦女士一共领了200元,包括收益和奖励,她也按习惯等着6月30日的收益。不过,6月30日晚上7点前,她所在的微信群被解散了,“大家都被移除了微信群。”她的一个朋友甚至一次“收益”都还没有领过。工作人员和“客服”的微信都不再回话,之后拉黑了她们。

↑事发后,秦女士再联系对方,无人回应、被删除(图据受访者)

300多人维权群重集合

多的投资上万、少的也有数千

秦女士在上海的朋友也被移除了她所在的“收益”群。她受姐姐的影响“投资”,还发展了20个朋友,到事发时她几乎刚好持平,“姐姐、妈妈损失了四五千元。”也是她,把秦女士拉进了这个事件的维权群。秦女士入群时群里还只有100多人,现在已经是336人。她认为:“肯定还有更多的受害者,只不过没有加进来。”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群内的30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安徽、河南、四川、重庆、广东等等,投资的除了洗衣机,还有烘干机等名头。一份群内112人签的投资金额统计上,有少数人投资过万,甚至有超过2万元的,一般数千元。群主是一位成都的马姓男子,他说,自己是5月初的时候接触到“共享洗衣机”的“投资”,“也是朋友介绍,最开始我认购了一台,后来又陆续投了10台的样子,还介绍了几个朋友加入。”他大致估计了一下自己的损失,“一两千块钱吧。”另外,马先生称,朋友们亏的钱,“我补给了他们了。”

群内一名来自重庆的女士,当时曾经是帮助“公司”发放“收益”的“财务”。她表示,“财务”是工作人员在群内发信息招聘,“每天有80元补贴。”每天工作人员把钱转给她们,然后她再在相应的群内发每个人能领到的普通红包。5月底入局,同样也是在6月29日晚上被移出群,她表示自己的损失在1000多元。值得注意的是,她曾经提出参观公司,工作人员称“推荐满20人可……来公司”,如果选择不去的话就换作5800元现金奖励,而自费前往则被工作人员婉拒:“没有时间安排”。

警方、工商:

注册地址查无此司 电话呼叫失败

查询发现,“广州尚洁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在“广州市天河区潭村路114商铺之十三”,注册时间在今年3月13日,工商信息中并未留下联系方式。该公司有一个网站,不过该网站制作简陋,几乎全部信息都是今年3月份留下的。

↑该公司网站简陋,罗列的所谓“合作案例”

网站产品中心列举了自助洗衣、自主烘干、自助洗鞋、自助充电,不过只是复制粘贴的产品介绍,打开“合作案例”,只有一堆不知道何处的公共洗衣机照片,无任何文字介绍。网站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只有一个十位数的QQ邮箱,红星新闻记者试着加了一下,无回应。


↑该公司网站简陋,罗列的所谓“合作案例”

↑该公司网站

不过,网站有一个友情链接和二维码都指向“北京德势力互动营销顾问有限公司”。红星新闻记者辗转联系上该公司一位邸姓负责人,她称并不知道“广州尚洁科技有限公司”,也不认识该公司法人代表,“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和广州那边没有业务。”

上述来自重庆的女士应聘财务时,曾有一个广州号码给她打过电话。不过红星新闻记者尝试拨打,也呼叫失败了。

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了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和警方。“我刚刚拨打了这家公司留在系统中的电话,呼叫失败。”广州市天河区冼村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表示。冼村派出所的警员也表示,社区民警已经到地址查看,“没有出现过这家公司。”

受害者:

都觉得上当的是后来者 没想到这么快停掉了

“没想到,还是中了这个骗局。当时就是觉得真能挣钱。”上述重庆的女士回想到。“就当是给自己买个教训吧。”她说道。秦女士也总结:“不能贪心。”这几天,她还学会了“庞氏骗局”的词。

西充县的范先生介绍了几个好朋友“投资”,“搞得现在都不好意思见人了。”他也坦言,开始就知道这个项目肯定什么时候会停,“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不会持续很长时间,都想着上当的会是后面进来的人。”他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那么快。”

维权群里的成员也在各地报警,有的也联系了广州警方。范先生称,7月1日,他向西充警方反映了情况,“还拨打了020-110,电话也转接到了冼村派出所。”有身在广州惠州的群友发了视频,表示自己也向当地警方反映了情况。安徽的、浙江的、四川内江的多地受害者都在群里称,向当地警方反映了情况。

广州市天河区冼村派出所的警员表示,确实有很多人拨打派出所电话反映该公司的情况。不过对方表示,需要在案发地报警。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