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区块链资金盘骗局:PlusToken等传销式拉人头 赌的是谁跑得快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7-11 14:40作者:新京报来源:新京报

资金盘是指以资金流通形式,拆东墙补西墙,用后加入会员的钱支付给前面会员的网络传销形式。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曾公开表示,区块链会受到资金盘的青睐主要有三个原因:匿名性、热度高、用户重叠。


640.webp.jpg


资金盘最核心的特点就是用高额返利,吸引玩家拉人头。“这类项目,就像击鼓传花,你永远不知道(项目)在谁接盘的时候就崩了,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越晚入局的人,风险越大。”


而玩家并不是不了解其中的关窍,只是在跟“盘主”赌,赌谁跑得快。新京报记者发现,虽跑路频发,但资金盘仍在活跃,花十几万元就可以成为“盘主”,进而“割韭菜”。


击鼓传花:永远不知道在谁接盘的时候崩了


最近除了波场超级社区崩盘,号称“币圈第一大盘”,资金规模达200亿的PlusToken也在近日崩盘。


根据玩家赵明(化名)的介绍,PlusToken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币圈余额宝”,智能搬砖钱包,也就是通过在多个交易所,利用价差高卖低买获利。与波场超级社区类似,PlusToken为了“拉人头”,也颇为“慷慨”,账户分四个等级,直推一层可分得100%全额奖励,二层到十层的各分10%奖励,十层之外奖励15%。只需要用户花500美元开启智能狗,然后不断发展下线,一旦达到“创始”等级,便能获得150万美元奖励。


“当时我投资50万元,我的上家告诉我复利一年就能赚到超300万元。”赵明表示,她在今年4月,经朋友介绍在PlusToken投了50万。


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长沙市天心区文源派出所已对当地“PlusToken区块链钱包”宣传窝点进行查处。警方表示,“PlusToken区块链钱包”假借区块链名义,收取门槛费、发展下线、层层奖励,具备传销的典型特征。


而一个名为“比特狗”的平台,把传销资金盘包装成区块链娱乐宠物平台。该平台称,“比特狗”是由“狗狗币”开发团队联合游戏开发公司以及美国Bitdog Games基金会共同研发的区块链娱乐宠物平台。据平台数据,“比特狗”体验版自6月5日上线不到一个月内,参与者已将突破2万人,每日新增超2000人。


其运作方式也离不开“拉人头”。“比特狗”平台规定,参与者需要通过推荐人推荐才能注册成为普通会员。普通会员想要通过喂养“比特狗”挖矿赚钱,需要先通过推荐人创建一个“比特狗”账户,并支付99元领养一只“比特狗”。然后购买喂养套餐喂养“比特狗”,在喂养的过程中,“比特狗”就能通过每天挖矿产生BTGS虚拟货币。


记者发现,众多平台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通过层层奖励机制,鼓励玩家发展下线。


“这类项目因为没有实际业务,要想让盘子变大,就要不断圈钱,进来的钱一部分用于支付前期高额的返利,目的是吸引更多人入局,另一部分就被‘盘主’套现。一旦当资金盘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支付提现的时候,基本就会崩盘,”张磊说。


律师王德怡表示,有的资金盘在经营过程中,以发展下线、复式计酬方式进行业务推广,而这些资金盘没有真实的项目或产品为支撑。


财经评论员肖磊认为,资金盘其实是传销的一种变体,由于很多标的具有标准化和交易的便捷性,导致资金盘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吸引更多的资金聚集,比以前靠拉人头的方式来集资的方式危害更大。传销的话有很多法律层面的界定,比如超过三级返利体系等,但目前看,资金盘往往更具有隐蔽性,但可以达到传销的效果,由于拉盘导致前期进入的人更容易获利,这些人为了更多人进来拉盘,就会用拉人头的方式去传销式营销,跟传销的本质逻辑是一致的。


“你知不知道,这些项目做的是传销?”面对记者的提问,张磊显得并不介意,“目前很多区块链资金盘都是这样,你可以认为它是传销,但我认为也会有真正在做事情的项目方,我也能赚到钱。”


“实际上这类项目,就像击鼓传花,你永远不知道(项目)在谁接盘的时候就崩了。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越晚入局的人,风险越大”,王波说。


十几万就能设计资金盘,拼的是谁跑得快


钱浩(化名)是一位比特币场外交易员,在之前的一场“非吸案”中,被卷走了200多万。最近,他对记者表示,开始考虑参与资金盘,并拉了一个百人的微信群准备推介项目。


“我之前认识了一个打算当‘盘主’运作资金盘的人,我打算作为早期参与者投资,也帮他拉人头。”钱浩说。


据他介绍,发行一款虚拟数字货币就是坐庄,目前有一些“外包商”提供矿机,每天能产出币,同时还提供资金盘APP开发的服务,可以帮庄家设计交易系统。系统可以租用国外的服务器,把APP和网站都存储在国外。


“其实很简单,一般十几万左右就可以让一个外包商帮你设计一个资金盘,一般包装成理财产品,最近这类(理财)非常多”,钱浩表示。


钱浩表示,当盘主不仅可以收取交易手续费,前期还可以囤币,等到价格上涨后卖出赚差价。而像他们这些早期投资者,也会跟庄家一起囤币,然后主动拉群宣传。针对如何抬高虚拟币价格,他说,“还是要给人一种项目很有前景,供不应求的感觉,价格就起来了”。


是否会担心项目跑路?钱浩表示,即使后来项目跑路了,他也不会赔钱。在他看来,他是跟庄家“打天下”的早期会员,要与盘主一起囤币等到高点抛售,因此,短期内利益是相通的。“庄家感觉赚够了,项目的确有可能下线,但那时候我早就退出来了,这类项目都是赌博,拼得就是跟盘主比谁跑得快”,他说。


当记者问起项目名称时,他表示不愿意透露,但已经准备好白皮书,即将上线。


区块链投资人王丰(化名)表示,实际上资金盘运作套路很类似,在推出新盘早期,他们不仅会向市场抛售高额的报单虚拟币,还会给前期投资者几十倍的回报率,使其“尝到大甜头”。这样一来,会有更多的人随之入盘投资,圈住更多资金。然而当盘主觉得赚够了的时候,这个资金盘就会变成“死盘”,投资人也无法提现,被套牢。


“更有甚者,盘主可能会开个新盘,让被前个资金盘‘套牢’的投资者的资金中的部分投到新盘再启动运作。此时,一些投资人甚至会因为钱‘重新活了’而喜出望外,可能会抱着挽回损失的心态再次投资”,王丰表示。根据记者调查,目前尚有多个带有传销性质的项目处于运营状态中。


咨询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