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7687239      010-87688211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传销头目开例会被武汉警方一锅端!28人被刑拘 租房贷款买车的“老总”过得很惨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7-19 16:21作者:叶文波来源:楚天都市报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近日,武汉洪山警方经过长达1个月的深度经营,摸清了一个活跃在南湖及光谷地区的传销团伙,趁他们开周例会之际一举抓获28名传销头目,其中包括11名“中层干部”、17名“老总”,并清查出百余名基层传销人员,战果颇为丰硕,楚天都市报记者独家随警出击,见证了整个抓捕过程,目前28名传销头目均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7月17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看守所,一名传销“中层干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他颇为复杂的心路历程。

雷霆行动:传销头目在酒店开周例会被端

7月11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洪山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会议室,专案组正在讨论案情,60余名警力布控待命。

据经侦大队负责人介绍,今年6月初,在洪山区反传销教育基地,一名基层传销人员在接受反洗脑过程中,提供了传销团伙一名“中层干部”的相关线索。洪山警方据此深度经营,洪山区委常委、区公安分局局长张光敏高度重视,由经侦大队等部门组织精干警力深入调查。经过1个多月的侦查,摸清了该团伙的组织结构和活动规律。“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传销团伙,大约有14个经理室,活跃着很多‘老总’级顶层人物。”经侦大队负责人介绍,相比清查基层传销人员,若能一举将传销头目抓获,将十分难得。

抓捕现场

根据前期走访摸排,警方获悉,该团伙每周四召开中高层会议,部署“阶段性工作”,这是最佳收网时机。上午10时,楚天都市报记者跟随狮子山派出所民警来到光谷民族大道一家酒店,便衣民警在酒店工作人员配合下,顺利打开房门,屋内的传销头目顿时惊呆了。“不许动!不许动!”民警严厉呵斥,将他们全部控制。这个房间并不大,是一个两人标准间,13名传销头目聚集在此。

检讨书

楚天都市报记者现场看到了他们手写的相关资料,如“检讨书”,上面写道“我对错误行为深刻反省,乱放行业资料是不自律的行为,我们每周的行业会上都强调自律是行业的命根子……我要认真学习《生活经营管理二十一条》里面的每一条,并落实到位”;再就是传达“高层指示”,众人笔记一致记录:“不做消极言论的散播者,不利于团队健康的话和事不说不做……”

抓捕现场

当天下午,关山、青菱、和平派出所赶赴光谷附近小区,又扩抓了15名传销头目。当晚,洪山警方趁热打铁,联合洪山街、狮子山街、区打传办等单位对相关小区开展地毯式清查,查获100余名基层传销人员,将他们送到反传销教育基地接受学习。

精心包装:租房贷款买车的“老总”过得很惨

经审查,被抓的28名传销头目中,11人是传销“中层干部”、17人是传销“老总”,战果丰硕。

洪山警方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介绍,这些“老总”主要来自于广东、广西、江西、湖南等地,他们没有正经职业,每天早上起床就是“安排工作”,组织基层传销人员“学习”“拜访”,有时自己也会以“成功人士”的身份出面授课,讲解个人“奋斗史”。

然而,这些“老总”真是成功人士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洪山警方打掉的该团伙中,基层传销人员都住在南湖一带,“老总”等领导层都住在光谷附近的高档小区,部分“老总”还贷款买了车,目的就是把自己包装为“成功人士”,以便把“成功形象”展示给基层传销人员。而事实上,这些“老总”日子过得“很凄惨”。办案民警介绍,这些传销“老总”虽然住在光谷附近的高档小区,实际上房子是租的、轿车是贷款买的,每个月房租少则3000多元,为节省成本,一般都是两三个“老总”合租一套房子。在日常生活中,“平时能走路尽量不坐公交车,能坐公交车尽量不坐地铁,能坐地铁尽量不坐出租车,这样的‘老总’真的很凄惨”。

在平时,“老总”会跟基层传销人员洗脑,称赞他们都是挑选出来的精英,从事“国家秘密工程”,“本地人都没有资格参与”;一旦被警方打击或针对媒体揭露传销骗局的报道,“老总”对内洗脑说这是“宏观调控”。实际上,他们之所以不吸纳本地人,主要是因为本地人在当地关系错综复杂,容易露馅,外地人来汉人生地不熟更容易控制。种种说辞,都只是他们躲避打击的手段而已。

深度剖析,起底“1040秘密工程”违法传销活动

武汉洪山警方介绍,该团伙从事传销的幌子是“1040秘密工程”,也叫“1040阳光工程”。

何谓“1040工程”?就是入伙时至少先交3800元,购买一份取得加入资格,只有购买21份(第一份3800元、其余的20份系3300元)交足69800元,才能取得发展下线的资格。之后,“组织”会给19000元“提成奖励”,实际出资额为50800元。任务是发展2或3个下线,每个下线再分别发展2或3个下线,当发展到29人(份额达到600份以上)时,即可晋升为“老总”。

传销活动中的人员分成5个级别,分别是实习业务员(1-2份)、组长(3-9份)、主任(10-64份),经理(65-599份)和老总(600份及以上),凡加入者的份额达到10份当日晋升“主任”,份额达到65份次周晋升为“经理”,份额达到600份隔周晋升为“老总”。“老总”拿满1040万元,就可以出局,完成“资本运作”,这就是所谓的“五级三晋制”、“1040秘密工程”。

在“1040工程”违法传销组织中,管理人员有“老总”、“大总管”、“申购总管”、“能力(教育)总管”、“自律总管”、“经晨总管”、“家长”、房调、开心门、讲师等人。“老总”是传销层级中的顶级,顶层核心领导人员。“大总管”也叫“大家长”,是经理室(团队)的负责人,负责整个经理室的全面工作。“申购总管”是团队的财务负责人。“能力(教育)总管”负责对经理室成员的宣传洗脑、培训。“自律总管”负责纪律作风,如审批请假、罚款。“经晨总管”负责晨练和读书。“家长”也叫“小家长”,相当于小总管,负责租住房间里的所有传销人员的全部事务。

“1040工程”违法传销活动,完全是靠新人入会来骗钱。如新人交的69800元,当月返还给新人19000元,剩下的5080元都被“上线”分配,包括入会“直接推荐人”(一代主任) 、间接推荐人(二代主任)、一代经理、二代经理、三代经理、一代老总、二代老总、三代老总,按照等级高低阶梯式抽成。

“1040工程”违法传销活动如何发展下线呢?警方梳理介绍,首先,会以做工程或合作做生意等名义打电话给亲朋好友,邀请亲友到传销人员居住的小区来;第二步,带亲友到武汉游玩一天,介绍某某建设是他们投资的项目;第三步,带他们到其他房间拜访听课洗脑,给传销资料看,有时还放光碟给他们看;第四步,包装的“老总”出马,请新人喝茶,讲解个人“奋斗史”。最后,“申购总管”考核后交钱加入。

警方表示,传销活动就是骗人骗钱的违法犯罪活动,警方将严厉打击。传销形式不管如何升级,但有3个特征不会改变的:一、收取入门费;二、拉人头发展下线,形成上下级层级关系;三是以发展下线数量为依据的多层复式计酬。请广大市民务必提高警惕。

传销头目接受采访:“我知道是骗局,但骑虎难下。”

7月17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跟随洪山警方来到看守所,见到了其中一名传销“中层干部”小刚(化名)。小刚是广西人,生于1993年,今年7月份刚刚被提拔为“大总管“”。在与楚天都市报记者的聊天过程中,他明确表示很早就意识到传销是骗局,只是骑虎难下。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是怎么加入传销的?

小刚:去年9月,我在广西老家闲着没事来到武汉找同学,同学将我介绍给别人找事做。头一天,对方带着我在武汉看建设,看了武汉长江大桥、黄鹤楼;第二天开始讲课,向我介绍经济政策,还说我们的“资本运作”可以带动城市消费,促进经济流通。最后一天,还带我去了市民之家。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1个星期。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信了么?

小刚:开始我信了,大概到去年11月份,我分多次交钱一共是69800元。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们怎么发展下线?你拉了人吗?

小刚:为提高拉人的成功概率,我们内部会把自己的亲朋好友列出表格,分析他们的收入、性格和最近遇到的困难,时不时问候他们增进感情,然后以介绍工作和介绍女朋友的名义把他们骗过来。我发展了两个下线,一个是同学,另一个曾经的同事。其中,同学是在老家工作时手部受伤,工作不顺辞职了,听我介绍武汉可以搞投资就过来了。他们来武汉之后,一样是看城市建设、上课接受洗脑,过了1个多月,由于迟迟凑不够69800元,同学就离开了去找了别的工作。另一位是同事,他在当地修车腰扭伤了,工作不顺,想来武汉,交了钱一直呆在这,还发展了父亲、叔叔等下线。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是什么级别?你们经理室有多少人?

小刚:今年7月,我刚刚提拔为“大总管”。我们的固定成员有9个人,加上前后有事离开的一共有15人左右。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们管理很严格么?

小刚:是的。我们每天要准时起床,一起读书,同一个经理室之间可以串门,去别的经理室串门要打电话预约。我们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比如出去需要请假、回来需要销假,在外面不能谈论行业内的事,也不能保留行业资料,理由是“这是秘密工程,不能明目张胆地做”,一旦违反了这些制度就要被罚款。实际上,这都是为了方便管理、逃避打击。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觉得跟你最初接触时一样么?

小刚:完全不一样。最开始号称可以每个月拿工资,实际上根本没钱,我们什么产品都不生产,什么也不卖。我最开始交了69800元,当时退给我19000元,加上我拿提成的几千元,我呆了一年多发现这里根本就没钱。只有不断地骗人来,我们才能从他们交的钱里抽提成。这就是一个骗局。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什么时候发现这是骗局?为何不离开呢?

小刚:今年过完年大概3月份,我就发现传销是骗人的。我自己投了69800元,钱要不回来,我不甘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发展了下线,下线又发展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如果我走了,这些亲朋好友都会找我扯皮,我没有办法跟他们交待。

楚天都市报记者: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小刚:我是从事水电管理的,等我坐完牢出来,应该可以找个正经工作。

楚天都市报记者叶文波 通讯员刘桑萍 罗维舟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实习生张荣庆 陈煜伦


咨询点这里